作家与诗人写字画画,从来就是不失为愉悦自己的方式,适当展览其实也未尝不可,但冠之以“当代语境中的文人艺术”这样的标题,或许还是会让人有些误会的。而展览中除了个别作家的书画,多数作品与可资对照的真正的文人艺术相比,差距真实地摆在哪里。

  当代作家的书法与绘画能拿得出手的越来越少了。这不仅在于书画修养的缺失,也在于真正文人意味的缺失。

  从这个意义上说,北京今日美术馆“梦笔生花”展还是颇让人期待的。参展者包括莫言、北岛、张大春、李敬泽、冯唐、徐则臣、徐皓峰、盛可以等,这次策展从鼓励作家加强艺术修养当然是好事,也应当是一个好的策划。然而这次展览除了个别作家诗人的书画,总体看,对比真正的文人艺术语境,多数作品还是让人有些讶异的——这讶异来自于落差。

  其实文人从事艺术创作古已有之,也是中国书画的正脉所在,王维、苏东坡一路承袭下的“文人画”传统,至今影响着中国书画的创作与鉴赏,也有一套自己的标准与规范。近现代也确实有不少作家兼擅绘画,并有一定影响,比如台静农、汪曾祺。但当下,一方面部分作家由于历史原因缺乏文化传承,少文气,年轻的畅销书作家更是极少书画修养,另一方面,很多职业画家其实也没什么文人修养。其结果就是,一方面是部分画家的画作多匠气少文气,另一方面,一些没有受过基本绘画训练的作家画作既无文气,也无技巧,却自称是“文人”的“戏墨”之作,被附会为“文人画”,或被诠释为“当代语境中的文人艺术”,这不免都有些误会。

  此次名为“当代语境中的文人艺术”展的作品,包括有着皴法的山头、与“儿童邻”端正的楷书、模仿日本书道的大字行书、亦有用色大胆造型特别的油画人物,另外一些作品带有当代性,并融入了综合材料和观念的元素。

  若以名声而言,虽然莫言的书法此前曾有报道说错别字极多,不过这次他题写的“梦笔生花”四字倒没什么错误,再以名声较大的北岛而言,其楷书乍看可评以一“拙”字,然而实质还是拘谨,至于笔法与结构等问题较多,展出更大的意义大概还是名人手迹,至于纸本水墨或是观念之作,乍读几乎不知所云。张大春的书法看得出花过功夫,然而字为心画,其行书用笔虚飘做作,有浮躁气。另一些作家,如李敬泽、盛可以,主办方自始自终似乎都未在公开宣传场合公开其作品。

  作家与诗人写字画画,从来就是不失为愉悦自己的方式,适当展览其实也未尝不可,这次策展从鼓励作家加强艺术修养当然是好事,也应当是一个好的策划,但冠之以“当代语境中的文人艺术”这样的标题,或许还是会让人有些误会的,至少,一部分畅销作家与中国文化语境里的文人是不是能划等号是让人存疑的,而中国文人书画更有着自己的一套标准与规范。对比读之,差距多少,明眼人是一看自明的。(文/小松,江岸)

  点评:正值夏伊乔诞辰百年,刘海粟美术馆展示了刘海粟妻子之外的夏伊乔,她随着丈夫拜访吴湖帆,跟陆俨少学山水,也吸收刘海粟的绘画风格,形成了女性特有的艺术面貌,同时也展出了艺术在家庭中的传承。但若能以文献资料的形式呈现更多他们的生活痕迹和片段,或许能让更多普通观众读懂他们。

  世人皆知刘海粟,但对夏伊乔却略显陌生,她是陪伴百岁老人刘海粟半个多世纪的妻子,除此之外她也是一位颇具才情的画家。此次展览展示了刘海粟妻子之外的夏伊乔,她随着丈夫拜访吴湖帆,跟陆俨少学山水,也吸收刘海粟的绘画风格,形成了女性特有的艺术面貌。

  展览的第一展厅除保留原本陈列的刘海粟的部分作品外,添加了夏伊乔大气舒缓的书法、工细款的工笔花鸟等,让人看到夏伊乔的艺术。尽管更多作品显示出的还是夏伊乔对于刘海粟艺术上的追随和生活上的互相扶持。他们共赴太湖、黄山写生,但面对同样的风景夏伊乔的表达更秀逸清丽,带有明洁、娴雅的风格。除此之外,一幅1979年所绘的《四君子图》由夏伊乔、潘素、张伯驹、刘海粟、沈裕君合作颇具意义地表达了当时的文人交往和好恶。

  展览的第二展厅更注重家庭的艺术传承,展示了刘海粟、夏伊乔以及小女儿刘蟾的作品,其中包括夫妇两人就同一题材、同一时期,甚至同一景点的作品的对比,有些是将三人的作品(比如牡丹)做对比,从这一对比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艺术上的传承。

  美中不足的是,展览虽然以时间线介绍刘海粟和夏伊乔的生平,但展览现场仅展示有刘海粟和夏伊乔的“结婚证书”和结婚照,若能以文献资料的形式呈现更多他们的生活痕迹和片段,或许能让更多普通观众读懂刘海粟和夏伊乔。(文/小松)

  点评:此前关于文献展消费雅典文化资源、消费其危机处境的说法也不算空穴来风。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虽然是卡塞尔出资与主导,却也未必是一味掠取对方资源。文化交流,往往是一种双赢的结果。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不平衡和不平等。

  五年一届的卡塞尔文献展在雅典开了一家分店,给今夏欧洲艺术之旅一下子增添了两个打卡点。实地探访,发现此前关于文献展消费雅典文化资源、消费其危机处境的说法也不算空穴来风。

  4月初雅典展场的开幕仪式,德国、希腊两国总统都有出席。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显然是一种各取所需的交易。由卡塞尔出资并实施,雅典的文脉、现状,成了当代艺术施展绝佳的舞台。艺术和素材之间,也展现了一番此消彼长的过程。

  卫城上的轻声细语、拜占庭和基督教博物馆庭院里的声声蛙鸣,赋予历史古迹一种诗意。艺术家和当地难民组织合作,将旅游手册上的“危险区域”变做文化、艺术、思想的交流场所。有艺术家听闻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曾经在二战时期德军来临前为了保护文物而将其填埋,遂计划填埋一件作品,被博物馆方面拒绝,最终他反其道而行之,在当地收集生活用品陈列于博物馆中。不过因为博物馆藏品过于丰富,他的作品并不显眼。

  另一方面,场所、素材,与创作者本身立场的差异,也导致展览的呈现中会有艺术家主观的一厢情愿,甚至是理所当然的成见。从某种程度上说,本次文献展,也是德国与希腊——欧洲两极的一场博弈。在某个展场尽头,设置了“卡塞尔”对“雅典”的一场国际象棋的棋局。

  此前戏言希腊要将帕台农神庙卖给德国,居然真的“部分”得到了印证。两个月后开幕的卡塞尔展场。真的“搬来”了帕台农神庙,希腊长裙的少女顶着书本,为这座神庙“添砖加瓦”。而在弗里德里希阿鲁门博物馆——以往文献展的主展场——展示的是来自雅典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收藏。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虽然是卡塞尔出资与主导,却也未必是一味掠取对方资源。文化交流,往往是一种双赢的结果。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不平衡和不平等。在雅典,一位当地工作人员表示,希腊人现在都在学习英语,而德国人的英语往往没有那么好(因为他们的文化实力比较强势)。

  卡塞尔文献展,创立以来,伴随着欧洲战后重建与复兴的童话。而今,全球面临种种问题的时刻,文献展也没有袖手旁观。表达出欧洲的立场,文化与艺术的立场。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地作战加大了工作量,文献展在卡塞尔开幕的时候,却依然显得仓促不堪。作品旁边缺少展签,值守的志愿者总是一问三不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走访文献展,也是一场祛魅的经历。(文/小树)

  展览从大英博物馆800多万件藏品中精选出100件(组)展品,从奥杜威峡谷出土的石质砍砸器,到中国深圳生产的太阳能充电电灯,纵横200万年,横跨五大洲,向世界观众讲述人类文明的历程。上海是全球巡展的第9站,此前这一展览刚刚在国家博物馆亮相。

  蒋铁骊创作一边是个人化的表达,另一边是社会性的关怀。个体与群体、单数与复数,都是他探寻的方向,但这种表面不同的方向最终都会指向真实的人性,指向那些人类本性深处的共同点。在当下纷纭复杂的雕塑艺术圈里,蒋铁骊的风格鲜有可供参照比较的对象,他在保持学院艺术尊严的基础上持续地实现着个人化的追寻和突破。

  丁设根据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特点,发展出了一套独特的艺术语言,我们可以称之为“缠”。从形式上来看,丁设的绘画和装置有一个共同特征,它们都是用线条缠绕而成。丁设的画,看上去像极简风格的抽象绘画,但是,极简的表面不是一次完成的,而是由数十遍自由书写叠加而成,通过不断重复达到极简的效果。

  本次九城展上海站分别推出“开门见山——全国名家山水中堂邀请展”、“有‘风’来仪——名家扇面邀请展”。同时,还举办了“中青年艺术家作品展”。“有风来仪——名家扇面邀请展”包括画家陈翔、丁筱芳、丁小真、甘永川、朱新龙、朱新昌、庞飞等,山水画展包括乐震文、张弛、汪家芳、丁一鸣等。

  此次展览是洛杉矶艺术家马思·巴斯在中国的首次个展,展出艺术家近期创作的18件绘画及雕塑作品,通过她独特的符号和色彩来诠释视觉空间。马思·巴斯在其创作中致力于建立一种清晰且高度风格化的艺术作品和语言体系。

  展览由曼彻夫斯基的12组摄影、短文《图像、文字和谎言》、《真相与虚构:有关艺术中异常信仰的笔记》、《艺术,暴力+社会:一些心得》等中的文字内容以及短片《时间尽头》组成。

  本次展览分为“兵戎相见:青铜兵器”、“礼尚往来:青铜礼器”、“乐享天籁:青铜乐器”、“工精技良:青铜工艺”四个单元,展出青铜器近100件,呈现吴、越、楚国人好勇善战的个性,三国文化艺术的交流与碰撞,以及当时青铜技术的发展特征等。

  本次展览展出近30位艺术家创作的与中国蚕丝文化相关的作品,涵盖书法、绘画、装置、综合媒材作品等,介绍蚕的生命演化进程、传统丝织技艺的发展历史,尝试探讨当代蚕丝文化的内涵。参展艺术家来自不同的创作领域,他们在蚕丝文化的框架下,通过不同媒介的艺术形式开展跨界互动与对话。

  展览展出了四位在美国抽象艺术领域卓有成就的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分别是弗莱德·马丁、大卫·弗雷泽、杰瑞米·莫根和任敏。此次展览中,每一个画家的每幅作品都以涉险的笔触展现出和谐和美观。虽然个个画家都有不同的个性,但是他们均以传承的技巧和抽象的风格来表述他们的追求。

  此次展览内容主要分为“笔耕不息”和“躬行实践”两部分。“笔耕不息”全面梳理了杨成寅先生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长达60余年的著述生涯;“躬行实践”展出杨成寅先生部分雕塑及绘画作品,首次在学院美术馆向观众展示这位著名理论家的艺术创作实践成果。这样以丰富的出版物、文献手稿及艺术作品一起,全面体现先生博学多才、勤奋思考的从艺治学的态度。

  此次展览将展现香港回归祖国的这二十年里,“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伟大构想的成功实践,推进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创作出更多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反映时代、展现当代美术家艺术才华的优秀作品。展览共展出190余幅作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主题创作作品;第二部分为特邀作品;第三部分为全国征集作品。

  展览“印记” 是葡萄牙籍杰出视觉艺术家亚历山大·法图在北京的首次个展。2015 年,Vhils因其标志性的视觉语言、独创的雕刻手法和多重的材料媒介登上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的艺术与时尚类“30 Under 30”(即30 位年龄在30 岁以下新星)名人榜。作品深刻展现对人类状态与当代都市型社会环境间的关系,并且着重关注二者之间的诗性维度。

  展览将展出国立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历代绘画作品,涵盖人物、花鸟和山水等画科,呈现中国古代绘画的历史脉络。

  展品涵盖了从19世纪晚期至当代的80件编织竹篮和竹雕艺术作品,其中包括5位“重要无形人间文化财产保持者”艺术家的杰作,着重强调了日本竹艺现代发展史上的重要节点。本次展览的大多数珍品在此之前从未进行过公开展览。


 

万博体育客户端 | 公司简介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9 万博体育官网. 万博体育客户端 版权所有